球球崽

腐女一枚。外语系败类。二次元动物,偶尔在三次元冒泡。已成长为人类的工程师。

孤独的人有自己的泥沼

what

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:


看了很多有关哲学和心理学的书,在俗世里摸爬滚打,试图总结出自身的不足和长处。到头来,仍旧被厌倦感逼死在墙角。在这种恨不得举国同庆的节日里,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南方的阴郁里。

张爱玲说:“只有年轻人是自由的,年纪大了,便一寸一寸陷入习惯的泥沼里。不结婚,不生孩子,避免固定的生活,也不中用,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。”

在很多年里,除了逃离家乡,别无他法,尽可能的在浩大并且遥远的地方生活。话音里方言的蛛丝马迹开始尽失,喜欢和习惯的食物都开始偏离本质,长出了北方的身高和体型,连性格都是一脉相承的变化,陌生人开始无法猜测我归属的地域。

浮萍想要生根,自然是痴心妄想。

我躺在从南方开往北京的卧铺车厢里,给一个人写了一封信。然后在火车的轰隆声中啜泣,寒气从玻璃窗外渗入。我知道窗外的天与地之间,都是白茫茫一片。

心灰意冷的只是,这不过是一个循环。很多很多年前的某天,那个少女时代的我自己,也是如此。这么多年的岁月都不曾将自己心脏的结构篡改,你蜷缩在这趟风尘仆仆的奔命中,依然脆弱的像个小孩。

原来人的苍老,不是时间流逝,而是被生活逼的。我看着你白发生,看着你眉心锁,看着你睡梦中的不安和抽搐,然后我开始憎恨这漫长而无能的一生。

《失恋33天》里小仙说自尊心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,她的街头奔跑,陈珊妮的歌声响起: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间,在多疼我一遍就走,我想是情歌唱的太深重,陪你舍不得我。没有缠绵悱恻的缠绵,没有对白的你爱我,你是我一场好梦,明天一切再说。

然后我慢慢在岁月中发现,也许自尊心太强,并不是我的缺点,而是我的缺陷。它像我争强好胜的本性一样,给我镶上了痛苦的勋章,并勒令我要引以为豪。这是一个诅咒。

北京初春正午时分的阳光,让这座雪水尚未消融的城市饱满。它让我终于可以相信,既然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,在能够哭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哭一场。

午安。


评论

热度(405)

  1. 球球崽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what
  2. Olivia-super me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雾 爱 Love Fog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青春崇拜